奇人透码四码中特|老奇人透码中特
登錄新用戶注冊
您所在的位置:古典文學 > 武俠小說 > 金庸小說 > 書劍恩仇錄 >

第三回 避禍英雄悲失路 尋仇好漢誤交兵(6)

  那人“左掛金鈴”,單刀向外一掛,左掌輕撫刀柄,雙目仍舊是直瞪著她。周綺但覺他這一掛中含勁未吐,輕靈松靜,竟是內家功夫,驚懼更甚,心想:“反正我媽走了,弟弟死了,我跟爹爹都讓你們殺了吧。”勇氣一長,揮刀沒頭沒腦向那人砍去,那人正是紅花會執掌刑堂的鬼見愁十二郎石雙英。他本是無極拳門下弟子,入紅花會后常向三當家趙半山討教武藝。趙半山將太極門中的玄玄刀法相授,因此他兩人名是結義兄弟,實是師徒。石雙英以靜制動,以柔克剛,不數招已將周綺一柄刀裹住。那邊孟健雄、安健剛雙戰章進,已自抵敵不住。萬慶瀾左手鋼穿也被楊成協一鞭打折,不敢再戰,只繞著桌子兜圈子,欺對方身胖,追他不上。童兆和早不知哪里去了。只周仲英對敵徐天宏和衛春華卻占著上風,他想只有先將這兩人打倒,再來分說明白,否則混戰下去,殊非了局,刀法一緊,將徐衛兩人逼得連連倒退,正漸得手,忽地一人縱上前來,叫道:“我來斗斗你這老兒!”一柄鐵槳當頭猛打下來。

  兵器是鐵槳,使的卻是“魯智深瘋魔杖”的招術,他是將鐵槳當作禪杖使,這一記“秦王鞭石”,鐵槳從自己背后甩過右肩,猛向周仲英砸來,呼的一聲,猛惡異常。這人和石雙英同來,乃紅花會中排名第十三的“銅頭鱷魚”蔣四根。周仲英見他力大,向左一閃,反手還刀。蔣四根直砸不中,鐵槳打橫,雙手握定,槳尾向右橫擋,雙手槳頭向左橫擊,這是“瘋魔杖”中的“金鉸剪月”,出手迅捷。周仲英是少林正宗,識得此招,側身讓過,眉頭一皺,主意打定,邊打邊退,不斷移動腳步,眼見萬慶瀾逃避楊成協的追逐,奔近自己身邊,大刀揮出,向他砍去。原來周仲英知道紅花會的誤會已深,非三言兩語所能說明,幾次呼喝住手,都被萬慶瀾從中搗亂。這人來鐵膽莊敲詐勒索,周仲英原是十分氣惱,可是一和官府作對,便是造反。自己在這里數十年安居,有家有業,自古道“滅門的縣官”,得罪了官府,可真是無窮之禍。他雖是一方豪杰,但近二十年來廣置地產,家財漸富,究竟是丟不掉放不下,是以一直不肯對萬慶瀾翻臉。再者自己兒子為紅花會的朋友而死,他們居然不問情由,闖進莊來狠砍猛殺,還說要燒莊,心下不免有氣,自己年紀這么一大把,對方就是不敬賢也得敬老。他本擬憑武藝當場將眾人懾服,然后說明原委,哪知紅花會人眾越來越多,越打越兇,時候一長,總有人不死也傷,這一來誤會變成真仇,那就不可收拾,權衡輕重,甩出去鐵膽莊不要,決意向萬慶瀾動手,以求打開僵局。萬慶瀾見周仲英金刀砍來,不由得大駭,急忙閃讓,見后面楊成協又追了上來,當即跳上桌子。他已知周仲英用意,大叫:“我們聯手合力捉章文泰來。那文泰來雖是你殺死的,但朝廷懸賞的二萬兩銀子,你想害死了我獨吞嗎?”他存心誣陷,要挑撥鐵膽莊和紅花會斗個兩敗俱傷。

  紅花會群雄見周仲英刀砍萬慶瀾,俱都一怔,各自停手,聽萬慶瀾這么一叫,既傷心義兄慘死,又在激斗之際,哪里還能細辨是非曲直?章進哇哇大叫,狼牙棒向周仲英腰上砸去。周仲英急怒交迸,有口難辯,只得揮刀擋住。

  徐天宏畢竟精細,見事明白,適才和周仲英拚斗,見他數次刀下留情,其中必有別情,喊道:“十弟不可造次!”章進殺得性起,全沒聽見。蔣四根鐵槳攔腰又向周仲英打去。周仲英側身避過,不想背后楊成協鋼鞭斜肩砸到。周仲英聽得耳后風生,揮刀擋格,兩人手臂都是一陣酸麻。楊成協、章進和蔣四根是紅花會的“三大力士”,均是膂力驚人。周仲英獨戰三人,漸見不支,吆喝聲中大刀和章進狼牙棒相交,火花迸發,手臂又是一陣發麻。蔣四根鐵槳“翻身上卷袖”,鐵槳自下而上砸在大刀之上,周仲英再也拿捏不住,大刀脫手飛出,直插在大廳正中梁上。孟健雄、安健剛見師父兵刃脫手,一驚非同小可,雙雙搶前相救,只跨出兩步,衛春華揮動雙鉤,和身撲來攔住。周仲英大刀脫手,反而縱身搶前,直欺到楊成協懷里,一個“弓箭沖拳”,左手已抓住鋼鞭鞭梢,右手向他當胸一拳。楊成協萬想不到對方功夫如此之硬,危急之中,竟會施展“空手奪白刃”招術強搶自己鋼鞭,被他這一欺近,招架已自不及,胸膛一挺,“哼”的一聲,硬接了這一拳,鋼鞭竟不撒手。原來他這一身鐵布衫的橫練功夫,雖不能說刀槍不入,但尋常利器卻也傷他不得,他外號“鐵塔”,是說他身子雄偉堅牢,有如鐵鑄之塔。周仲英拳力極大,真有碎石斃牛之勁,見對方居然若無其事的受了下來,不禁暗暗吃驚。其實楊成協也是有苦說不出,這一拳只打得他痛徹心肺,幾欲嘔血,猛吸一口氣強忍,再用力拉扯,想將他拉住鋼鞭的手掙脫。周仲英也正在這時一拉。楊成協雖然力大,究不及周仲英功力精湛,手中鋼鞭竟然便要給他硬生生奪去。周仲英鋼鞭尚未奪到,章進和蔣四根的兵器已向他砍砸而至。周仲英放脫鋼鞭,隨手把桌子一掀,推向章蔣二人。孟建雄跳在一旁,拿出彈弓,叭叭叭叭,連珠彈向章蔣兩人身上亂打,替師父抵擋了一陣。但己方形勢危急異常,眼見師父推倒桌子,桌上燭臺掉在地下,蠟燭頓時熄滅,靈機一動,一陣連珠彈將廳中幾枝蠟燭全都打滅,大廳中登時一片漆黑,伸手不見五指。這一著眾人全都出于意料之外,不約而同的向后退了幾步,惡斗立止。各人屏聲凝氣,誰都不敢移動腳步,黑暗之中有誰稍發聲息,被敵人辨明了方位,兵刃暗器馬上招呼過來,卻又如何趨避躲閃?何況這是群毆合斗,黑暗中隨便出手,說不定就傷到了自己人。大廳中剎時突然靜寂,其間殺機四伏,比之適才呼叫砍殺,倒似更加令人驚心動魄。

  一片靜寂之中,忽然廳外腳步聲響,廳門打開,眾人眼前一亮,只見一人手執火把走了進來。那人書生打扮,另一手拿著一支金笛。他一進門便向旁一站,火把高舉,火光照耀中又進來三人。一是獨臂道人,背負長劍。另一人輕袍緩帶,面如冠玉,服飾儼然是個貴介公子,身后跟著個十多歲的少年,手捧包裹。這四人正是“金笛秀才”余魚同、“追魂奪命劍”無塵道人、以及新任紅花會總舵主的陳家洛,那少年是陳家洛的書僮心硯。紅花會群豪見總舵主和二當家到來,俱都大喜,紛紛上前相見。徐天宏向楊成協和衛春華低聲道:“留心瞧著鐵膽莊這批家伙,別讓他們走了。”兩人點點頭,繞到周仲英身后。安健剛知道他們用意,心頭有氣,走上一步,正欲開口質問,周仲英一把拉住,低聲道:“沉住氣,瞧他們怎么說。”

  余魚同拿了兩張名貼,走到周仲英面前,打了一躬,高聲說道:“紅花會總舵主陳家洛、二當家無塵道人,拜見鐵膽莊周老英雄。”孟健雄上去接了過來,遞給了師父。周仲英見名帖上寫得甚是客氣,陳家洛與無塵都自稱晚輩,忙搶上前去拱手道:“貴客降臨敝莊,不曾遠迎,請坐請坐。”

  這時大廳上早已打得桌倒椅翻,一塌胡涂。周仲英大叫:“來人哪!”宋善朋率領了幾名莊丁進來,排好桌椅,重行點上蠟燭,分賓主坐下。東首賓位陳家洛居先,依次是無塵、徐天宏、楊成協、衛春華、章進、駱冰、石雙英、蔣四根、余魚同。心硯站在陳家洛背后。西首主位周仲英坐第一位,依次是孟健雄、安健剛、周綺。余魚同偷眼暗瞧駱冰,見她玉容慘淡,不由得又是憐惜,又是惶愧,不知她有否將自己的胡作非為告知石雙英,看那鬼見愁十二郎時,見他臉上陰沉沉的,瞧不出半點端倪。原來余魚同自駱冰走后,自怨自艾,莫知適從。此后兩天總是在這十幾里方圓之內繞來繞去,心想駱冰腿上有傷,若再遇上公人如何抵御,只想躡在她后面暗中保護,但始終沒發見她的蹤跡,怎想得到她會重去鐵膽莊。到得第三天晚上,卻遇上了陳家洛與無塵。兩人聽得文泰來為鐵膽莊所賣,驚怒交加。無塵立刻要去搭救文泰來。陳家洛道:“眾兄弟都已趕向鐵膽莊,大家不知道周仲英如此不顧江湖道義,說不定要中這老兒的暗算。咱們不如先到鐵膽莊,會齊眾兄弟后再去救四哥。”無塵一聽有道理,由余魚同領路,趕到鐵膽莊來。那正是孟健雄彈滅蠟燭、大廳中一團漆黑之時。萬慶瀾見雙方敘禮,知道事情要糟,慢慢挨到門邊,正想溜出,徐天宏縱身竄出,落在門口,攔住去路,喝道:“請留步,大家把話說說清楚。”萬慶瀾見對方人多勢眾,不敢動手,只得回來,坐在周綺下首。周綺圓眼一瞪,喝道:“滾開!你坐在姑娘身邊干么?”萬慶瀾拉開椅子,坐遠了些。

相關欄目:
  • 射雕英雄傳
  • 神雕俠侶
  • 天龍八部
  • 笑傲江湖
  • 鹿鼎記
  • 倚天屠龍記
  • 雪山飛狐
  • 飛狐外傳
  • 書劍恩仇錄
  • 白馬嘯西風
  • 碧血劍
  • 連城訣
  • 俠客行
  • 鴛鴦刀
  • 奇人透码四码中特 扑克魔术猜牌 pc蛋蛋幸运28 老快3遗漏遗漏数据 新疆18选7基本走势带坐标 快乐扑克三同花顺遗漏 景洪彩票大奖 手机麻将开挂作弊软件 最好玩的手机棋牌游戏 玩今日头条赚钱安全吗 上海时时乐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