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人透码四码中特|老奇人透码中特
登錄新用戶注冊
您所在的位置:古典文學 > 武俠小說 > 金庸小說 > 書劍恩仇錄 >

第十回 煙騰火熾走豪俠 粉膩脂香羈至尊(4)

  忽聽鑼鼓響起,各船絲竹齊息。一個個煙花流星射入空際,燦爛照耀,然后嗤的一聲,落入湖中。起先放的是些“永慶□平”、“國泰民安”、“天子萬年”等歌功頌德的吉祥煙火,乾隆看得大悅,接著來的則是“群芳爭艷”、“簇簇鶯花”等風流名目了。煙花放畢,絲竹又起,一個“喜遷鶯”的牌子吹畢,忽然各艘花舫不約而同的拉起窗帷,每艘舫中都坐著一個靚裝姑娘。湖上各處,彩聲雷動。內侍拿出酒果菜肴,服侍皇上飲酒賞花。游船緩緩在湖面上滑去,掠過各艘花舫,這時正所謂如行山陰道上,目不暇給。乾隆后宮粉黛三千,美人不知見過多少,但此時燈影水色、槳聲脂香,卻另有一番風光,不覺心為之醉。

  游船劃近“錢塘四艷”船旁,見這四艘花舫又是與眾不同。第一艘扎成采蓮船模樣,花舫四周都是荷花燈,紅蓮白藕,荷葉田田,舫中妓女名叫卞文蓮。第二艘舫上扎了兩個亭子,一派豪華富貴氣派,亭上珠翠圍繞,寫著四個大字:“玉立亭亭”,原來舫中妓女叫李雙亭。第三艘裝成廣寒宮模樣,舫旁用紙絹扎起蟾蜍玉兔,桂華吳剛,舫中妓女吳嬋娟一身古裝,手執團扇,扮作月里嫦娥。乾隆看一艘,喝彩一番。待游船搖到第四艘花舫旁,只見舫上全是真樹真花,枝干橫斜,花葉疏密有致,淡雅天然,真如一幅名家水墨山水一般。舫中妓女全身白衣,隔水望去,似洛神凌波,飄飄有出塵之姿,只是唯見其背。乾隆情不自禁,高吟《西廂記》中“酬簡”一折的曲文:“咳,怎不回過臉兒來?”那妓女聽得有人高吟,回過頭來,嫣然一笑。乾隆心中一蕩,原來這姑娘便是日前在湖上見過的玉如意。忽聽得鶯聲嚦嚦,那邊采蓮船上卞文蓮唱起曲來。一曲既終,喝彩聲中聽眾紛紛賞賜,元寶大大小小的堆在舫中桌上。接著李雙亭輕抱琵琶,彈了一套《春江花月夜》。吳嬋娟吹簫,乾隆聽她吹的是一曲《乘龍佳客》,命和珅取十兩金子賞她。待眾人游船圍著玉如意花舫時,只見她啟朱唇、發皓齒,笛子聲中,唱了起來:“望平康,鳳城東,千門綠楊。一路紫絲韁,引游郎,誰家乳燕雙雙?隔春波,碧煙染窗;倚晴天,紅杏窺墻,一帶板橋長。閑指點,茶寮酒舫,聲聲賣花忙。穿過了條條深巷,插一枝帶露柳嬌黃。”其時正當八月中旬,湖上微有涼意,玉如意歌聲纏綿婉轉,曲中風暖花香,令人不飲自醉。乾隆嘆道:“真是才子之筆,江南風物,盡入曲里。”他知這是《桃花扇》中的“訪翠”一曲,是康熙年間孔尚任所作,寫侯方域訪名妓李香君的故事。玉如意唱這曲時眼波流轉,不住向他打量。乾隆大悅,知她唱這曲是自擬李香君,而把他比作才子侯方域了。

  他最愛賣弄才學,這次南來,到處吟題字,唐突勝景,作踐山水。眾臣工匠恭頌句句錦繡,篇篇珠璣,詩蓋李杜,字壓鐘王,那也不算希奇。眼下自己微服出游,竟然見賞于名妓。美人垂青,自不由帝皇尊榮,而全憑自身真材實料,她定是看中我有宋玉般情,潘安般貌,子建般才。當年紅拂巨眼識李靖,梁紅玉風塵中識韓世忠,亦不過如此,可見凡屬名妓,必然識貨。若不重報,何以酬知己之青眼?立命和珅賞賜黃金五十兩。沉吟半晌,成詩兩句:“才詩或讓蘇和白,佳曲應超李與王。”杭州素稱繁華,這一年一度的選花盛會,當地好事之徒都全力以赴。遠至蘇、松、太、常、嘉、湖各屬的閑人雅士,這天也都群集杭州,或賣弄風雅,或炫耀豪闊,是以頃刻之間,纏頭紛擲,各妓花舫上采品堆積,尤以錢塘四艷為多。時近子夜,選花會會首起始檢點采品,這有如金榜唱名一般,不但眾妓焦急,湖上游客也都甚是關心。乾隆對和珅低聲說了幾句話。和珅點頭答應,乘小船趕回撫署,過了一會,捧了一個包裹回來。

  采品檢點已畢,各船齊集會首坐船四周,聽他公布甲乙次第。只聽得會首叫道:“現下采品以李雙亭李姑娘最多!”此言一出,各船轟動,有人鼓掌叫好,也有人低低咒罵。只聽一人喊道:“慢來,我贈卞文蓮姑娘黃金一百兩。”當即捧過金子。又有一個豪客叫道:“我贈吳嬋娟姑娘翡翠鐲一雙,明珠十顆。”眾人燈光下見翡翠鐲精光碧綠,明珠又大又圓,價值又遠在黃金百兩之上,都倒吸一口涼氣,看來今年的狀元非這位湖上嫦娥莫屬了。會首等了片刻,見無人再加,正要宣稱吳嬋娟是本年狀元,忽然和珅叫道:“我們老爺有一包東西贈給玉如意姑娘!”將包裹遞了過去。那會首四十來歲年紀,面目清秀,唇有微須,下人把包裹捧到他面前,一看竟是三卷書畫。那人側頭對左邊一位老者道:“樊榭先生,這位竟是雅人,不知送的是甚么精品?”命下人展開書畫。乾隆對和珅道:“你去問問,會首船中的是些甚么人?”和珅去問了一會兒,回來稟道:“會首是杭州才子袁枚袁子才,另外的也都是江南名士。”乾隆笑道:“早聽說袁枚愛胡鬧,果然不錯。”第一卷卷軸一展開,袁枚和眾人都是一驚,原來是祝允明所書的李義山兩首無題詩。袁枚稱他為“樊榭先生”那人名叫厲鶚,也是杭州人。厲鶚詩詞俱佳,詞名尤著,審音守律,辭藻絕勝,為當時詞壇祭酒,見是祝允明法書,連叫:“這就名貴得很了。”詩人趙翼心急,忙去打開第二個卷軸來看,見是唐寅所畫的一幅簪花仕女圖,上面還蓋著“乾隆御覽之寶”的朱印。袁枚心知有異,忙問旁邊兩人道:“沈年兄、蔣大哥,你們瞧這送書畫之人是甚么來頭?”他稱為“沈年兄”的沈德潛,別字歸愚,是乾隆年間的大詩人,與袁枚同是乾隆四年的進士。只是一個早達,一個晚遇,袁枚中進士時才二十四歲,而沈德潛卻已六十多歲了,是以人稱“江南老名士”。那姓蔣的名叫士銓,別字心余,是戲曲巨子。他與袁枚、趙翼三人合稱“江左三大家”。這兩人一看,沉吟不語。沈德潛老成持重,說道:“咱們過去會會如何?”船上右邊坐著兩人也是袁枚邀來的名士,一是滑稽詼諧的紀曉嵐,一是詩畫三絕的鄭板橋。紀曉嵐笑道:“咱們一過去,倒讓旁人譏為不公了。這兩卷書畫如此珍貴,自然是玉如意得狀元了。”鄭板橋道:“第三卷又是甚么寶物,不妨也瞧瞧。”

  眾人把那卷軸打開,見是一幅書法,寫的是:“西湖清且漣漪,扁舟時蕩晴暉。處處青山獨住,翩翩白鶴迎歸。昔年曾到狐山,蒼滕古木高寒。想見先生風致,畫圖留與人看。”筆致甚為秀拔,卻無圖章落款,只題著“臨趙孟□書”五字。鄭板橋道:“微有秀氣,筆力不足!”沈德潛低聲道:“這是今上御筆。”大家嚇了一跳,再也不敢多說。袁才子大聲宣布:“檢點采品已畢,狀元玉如意,榜眼吳嬋娟,探花卞文蓮。”湖上彩聲四起。袁枚等見了這三卷書畫,知道致送的人不是宗室貴族,便是巨紳顯宦,可是看那艘船卻也不見有何異處,夜色之中,船上乘客面目難辨。大家怕這風流韻事被御史檢告,本來要賦詩聯句以紀盛,現下也都不敢了,悄悄的上岸而散。乾隆正要回去,忽聽玉如意在船中又唱起曲來,但聽歌聲柔媚入骨,不由得心癢難搔,對和珅道:“你去叫這妞兒過來。”和珅應了,正要過去,乾隆又道:“你莫說我是誰!”和珅道:“是,奴才知道。”游船劃近玉如意花舫,和珅跨過船去。過了片刻,拿回一張紙箋,遞給乾隆道:“她寫了這個東西,說:‘請交給你家老爺。’”乾隆接來燈下一看,見箋上寫了一詩:“暖翠樓前粉黛香,六朝風致說平康。踏青歸去春猶淺,明日重來花滿床。”字跡殊劣,箋上卻是香氣濃郁,觸鼻心旌欲搖。乾隆笑道:“我今日已來,何必明日重來?”抬頭看時,玉如意的花舫已搖開了。他貴為帝皇,后宮妃嬪千方百計求他一幸,尚不可得,幾時受過女人的推搪?可是說也奇怪,對方愈是若即若離,推三阻四,他反覺十分新鮮,愈是要得之而后快,忙傳下圣旨:“叫舟子快劃,追上去!”

相關欄目:
  • 射雕英雄傳
  • 神雕俠侶
  • 天龍八部
  • 笑傲江湖
  • 鹿鼎記
  • 倚天屠龍記
  • 雪山飛狐
  • 飛狐外傳
  • 書劍恩仇錄
  • 白馬嘯西風
  • 碧血劍
  • 連城訣
  • 俠客行
  • 鴛鴦刀
  • 奇人透码四码中特 网上玩江苏快3是骗局吗 哪个项目能赚钱 516棋牌游戏金币 欢乐斗地主免费版 棋牌麻将平台 p3组选237后 欢乐生肖开奖 jdb财神捕鱼经验 海南高频彩 腾讯分分彩是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