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人透码四码中特|老奇人透码中特
登錄新用戶注冊
您所在的位置:古典文學 > 武俠小說 > 金庸小說 > 書劍恩仇錄 >

第十八回 驅驢有術居奇貨 除惡無方從佳人(4)

  李沅芷尋思:“余師哥最想得到的,是甚么東西?剛才他見到我師父,哭成這個樣子,那么對他最要緊的,莫過于殺張召重給馬師伯報仇了。這么說來,得想法子去殺張召重。”轉念一想:“張召重武藝高強,我又怎殺得了他?再說,就算殺了,他也只是感激我而已,不會像驢子望著胡蘿卜那樣,一路追個不停。”又想:“我小時候見到傭人的兒子玩泥娃娃,哭著要,他不肯給,我偏偏一定要。這胡子叔叔說得不錯,我越是對他好,他越是避開我。以后倒不如冷冷淡淡的,等他覺得我好時,再讓他來嘗嘗苦苦求人的滋味。驅趕倔脾氣的笨驢,就得用大胡子叔叔的法子。”心下打算已定,真的對余魚同不理不睬起來。駱冰與徐天宏冷眼旁觀,都覺奇怪。阿凡提只是拉著大胡子微笑。

  阿凡提換了腳力,行得快了數倍,一行人蹄踏黃沙,途隨白馬,來到白玉峰前。那白馬對狼群猶有余怖,到了進入古城的歧道處,就停步不前了。駱冰一再驅趕,白馬無論如何不肯再前行一步。袁士霄道:“狼群大隊曾聚在這里,咱們循著狼糞一路尋進去吧。”眾人見到狼糞甚多,想到陳家洛的安危,都是心焦如焚。駱冰下了白馬,與文泰來共乘一騎。曲曲折折的走了半天,忽聽得腳步聲響,歧路上轉出四個人來,當先一人正是張召重。徐天宏一聲唿哨,連同衛春華、章進、心硯一齊散開,往四人后路抄去。張召重斗見群雄,一驚非小,尤其看到師兄陸菲青,登時臉色蒼白,額上冷汗直冒。余魚同手揮金笛,便要撲上去拚命。袁士霄左手抓住他臂膀輕輕一拉,余魚同身不由主的退回。袁士霄指著張召重罵道:“前幾天和你相遇,還道你是武當派的一位高手,哪知竟是個無惡不作的匪類,連自己師兄也忍心害了。爽爽快快,給我自己了斷吧。”

  張召重見對方至少有五人和自己功力相若,有的甚至在自己之上,以力相拚,必無幸理,當下硬起頭皮,道:“我這邊只有四人,你們依多為勝,張某死在此地,又何足為恥?”袁士霄大怒,心想:“那三人能力敵群狼,倒也都是硬手,他們四人齊上,我一人可對付不了,但有大胡子相幫,那也成了。”哼了一聲,說道:“要殺你這惡徒,也用得著依多取勝?你們四人一齊上來,我只和這大胡子兄弟兩人接著。你們四個家伙只要能和我們兩人打個平手,就放你走路。”張召重向阿凡提注目打量,見他面容黝黑,一叢大胡子遮住了半邊臉,笑得雙眼瞇成了兩條縫,不似身懷絕技的高人,心想:“這姓袁的確是武功驚人,遠勝于我,難道這大胡子回人也厲害之極?關東三魔中有一人相助,我或可和這姓袁的打成平手,余下兩人對付這個回子,想來也行了。”身處此境,也已不容他有何異言,便道:“那么我們就試一試,請袁……袁大俠手下容情。”袁士霄厲聲道:“我手下是毫不容情的。”轉頭對阿凡提道:“大胡子,在這許多新朋友面前,咱哥兒倆可別出丑了。”阿凡提道:“我鄉下佬見官,有點兒怯,只怕不成。”身子一晃,也沒見他抬腿動足,已下了驢子。張召重見他身法,驀地想起,原來就是那晚在墓地中搶他帽子的怪人,不覺凜然一驚。袁士霄叫道:“都上來吧。用心打,別打主意想逃,在我老兒手下可跑不了。”哈合臺走上一步,對袁士霄說:“袁大俠于我三兄弟有救命大恩,我們萬萬不敢接你老人家的招。再說,我們跟這姓張的也只相會,并無交情,犯 不上為他助拳。”他見張召重行為卑鄙,早就老大瞧他不起,只是他此刻猝遇眾敵,再要出言損他,未免有討好對方、自圖免禍之嫌,是以只說到此處為止。三魔并排站在一旁,竟是擺明了置身事外。袁士霄眉頭一皺,說道:“他們不肯動手,只剩下了你一個,哪怎么辦?我三十歲那一年,曾向祖師爺立過重誓,從此而后,決不跟人單打獨斗。”說著向天山雙鷹瞥了一眼。原來他當年生怕自己妒火焦焚、狂性大發之下,竟會將陳正德打死,是以立此重誓,約束自己,當下又道:“大胡子,只有麻煩你了。”阿凡提解下背上鍋子,笑道:“好吧,好吧,好吧。”呼的一聲,鍋子當頭向張召重罩到。張召重向左躍開,凝神瞧他使的是甚么兵刃,只見黑黝黝,圓兜兜,一面凹進,一面凸出,凸的一面還有許多煤煙,竟像是只鐵鍋。阿凡提笑道:“你心里一定在想:這是甚么呀?倒像是只鍋子。跟你說,這正是一只鍋子。你們清兵無緣無故的到回部來,打爛了許多鍋子,害得我們回人吃不了飯。好哇,現今鍋子來打清兵啦!”語聲未畢,又是一鍋向張召重當頭罩下。

  張召重一招“仙鶴亮翅”,倏地斜穿閃過,回手出掌,向對方肩頭打到。阿凡提身子微挫,左手在鍋底一擦,一手煤煙往他臉上抹去。張召重自出道以來,身經百戰,從未遇到過這樣的怪人,只見他右手提鍋,左手抹煙,腳步歪歪斜斜,不成章法,然而自己攻出的兇狠招數,卻每次都被他輕易避開,哪里敢有絲毫怠忽,當下展開無極玄功拳,抱元歸一,全身要害守得毫無漏洞。道路本極狹窄,地下又是山石嶙峋,兩人擠在這兇險之地,攻守拒擊,登時斗得激烈異常。袁士霄嘆道:“奸賊呀奸賊,憑你這身功夫,本也是難得之極的了,若不是心地如此歹毒,我老頭子忍不住要起愛才之心。”余魚同忙道:“不行,老爺子,不行!”心硯問衛春華道:“九爺,這位胡子大爺使的是甚么招術?”衛春華搖搖頭。這邊天山雙鷹、陸菲青、文泰來等也不懂阿凡提的武功家數,都暗暗稱奇。突然間阿凡提左腿飛起,鍋子橫擊,張召重無處躲避,急從鍋底鉆出。不料阿凡提左掌張開,正候在鍋子底下。張召重待得驚覺,已不及閃避,當下左拳一個“沖天炮”,猛向鍋底擊去。阿凡提叫道:“吃飯家伙,打破不得!”鍋子向上一提,隨手抹去,張召重臉上已被抹上五條煤煙。兩人均各躍開。阿凡提叫道:“來來來,勝負未決,再比一場。”張召重望著他手中鐵鍋,□目不語。阿凡提道:“呀,是了,你沒帶兵刃,輸了也不服氣。”轉頭對李沅芷道:“大姑娘,你的切菜刀借給胡蘿卜用一下。”

  兩人相斗之時,李沅芷挨得最近,只待張召重一被鍋子罩住,立即搶上一劍,豈知自己心事竟被這怪俠說了出來,不覺滿臉緋紅。阿凡提說話素來瘋瘋癲癲,旁人聽他管張召重叫“胡蘿卜”,也都不以為意,哪知中間另藏著一段風光旖旒的女兒情懷。阿凡提見她不動,把嘴俯在她耳邊,低聲說道:“你把切菜刀給他,我仍然能抓住他。”李沅芷點點頭,擲出長劍,叫道:“劍來了,接著!”

  張召重右手一抄接住劍柄,突然轉身,左手一揚,一掃芙蓉金針向阻住退路的徐天宏、衛春華諸人迎面擲去。徐天宏等知道厲害,疾忙俯身,只覺頭頂風聲颯然,張召重已竄了過去。他奔到哈合臺身邊,伸左手扣住了他右手脈門,叫道:“快走!”哈合臺登時身不由主,被他拉著往迷城中急奔。滕一雷與顧金標不及細思,隨后跟去。這一來變起倉卒,等徐天宏等站起身來,四人已轉了彎。袁士霄和阿凡提均各大怒,倏地拔起身子,如兩只大鶴般從徐天宏等頭頂躍過。天池怪俠身法好快,人未落地,已一把抓住滕一雷的后領,把他一個肥肥的身軀甩了起來。滕一雷也不知道抓著他的是誰,只覺身子懸空,使不出力,忙揮獨足銅人向后疾點,忽覺自己身子被一股極大力量擲了出去,只慘叫得一聲,已撞在半山腰里,腦漿迸裂而死。袁士霄擲死滕一雷,腳下毫不停留,轉了個彎,見前面是三條歧路,不知張召重從哪一條路逃走,向右一指,叫道:“大胡子,你追這邊。”又向左一指,對天山雙鷹道:“你們兩位追這邊。”自己從中間那條路上追了下去。片刻之間,四人廢然折回,都說只轉了一個彎,前面又各出現岔路,無從追尋。徐天宏在路上仔細察看,說道:“這堆狼糞剛給人踏了兩腳,他們定是循著狼糞向內逃竄。”袁士霄道:“不錯,快追。”眾人隨著狼糞追進,直趕到白玉峰前,仍不見張召重等三人的蹤影。眾人在各處房屋中分頭搜尋,不久衛春華就發現了峰腰中的洞穴。袁士霄和陳正德首先躍上,接著陸菲青、文泰來、關明梅等也都縱了上去。其他輕功較差的,由陸菲青和文泰來一一用繩子吊上,最后剩下心硯。阿凡提笑道:“小兄弟,我試試你的膽子!”一把抓住他后心,喝道:“接著!”把他身子向洞口拋去,文泰來一把抱住,阿凡提隨即跳上。這時袁士霄剛推開了石門。那門向內而開,要是外面被人扣住,里面千軍萬馬也沖突不出,但自外入內十分容易。原來當年那暴君開鑿山腹玉宮,自恃迷城道路千岔萬回,外敵決難侵入,擔心的反是變生肘腋,內叛在山腹負隅頑抗,因此把宮門造成如此模樣。袁士霄當先急行,眾人在甬道中魚貫而入。徐天宏折下了桌腳椅腳,點成火炬,各人分著拿了。追到大殿上時,各人兵刃都被磁山吸去,不免大吃一驚。阿凡提身手敏捷,搶上將飛出的鐵鍋一把抓住,才沒打破。眾人追敵要緊,也不及細究原因,拾回兵刃,直入玉室,見床邊又有一條地道。眾人愈走愈奇,在這山腹之內誰都不敢作聲,只是跟著袁士霄疾走。突然眼前大亮,只見碧綠的池邊六人夾水而立。遠遠望去,池子那邊是陳家洛、霍青桐和香香公主,這邊就是張召重、顧金標和哈合臺了。

相關欄目:
  • 射雕英雄傳
  • 神雕俠侶
  • 天龍八部
  • 笑傲江湖
  • 鹿鼎記
  • 倚天屠龍記
  • 雪山飛狐
  • 飛狐外傳
  • 書劍恩仇錄
  • 白馬嘯西風
  • 碧血劍
  • 連城訣
  • 俠客行
  • 鴛鴦刀
  • 奇人透码四码中特 广东好彩1的开奖记录 安徽快三二号不同胆拖怎么玩 福建11选5任2稳赚 美职篮胜分差什么意思 北京快3遗漏数据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微信公众号 香港六合彩88期开奖结果 免费1元彩金捕鱼 金太阳炒股软件 澳洲幸运5开奖最快现场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