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人透码四码中特|老奇人透码中特
登錄新用戶注冊
您所在的位置:古典文學 > 古典小說 > 古典武俠小說 > 綠牡丹 >

第八回 義仆代主友捉奸

第八回 義仆代主友捉奸

話說王倫又出令,說道:“田心合為思,法聰問張生:君瑞何處往?書房害相思。”賀世賴道:“禾日合為香,夫人問紅娘:鶯鶯何處去?花園降夜香。”駱宏勛道:“女干合為奸,楊雄問時遷:石秀何處去?后房去捉奸。”又到任正千面前,任正千道:“愚兄還算輸。”又飲三大杯。駱宏勛道:“飲酒行令,原是大家同飲。既是任大哥不知文墨,再行字令就覺不雅了。”王倫同賀世賴見兩令不能贏駱宏勛,心中亦要改令,將計就計,說道:“駱賢弟之言有理!既是任大哥不擅文墨,我們也不行別令,揀極容易的玩吧,猜拳如何?”駱宏勛道:“這好。”于是挨次出拳,輪流猜去。看官,賀世賴、王倫二人是有暗計的,做十回,就要贏任、駱八回。三回五轉,天約起更,就把任正千、駱宏勛吃得爛醉如泥,還勉強應酬。賀世賴使個眼色,王倫會意,亦假醉起來,伏桌而臥。賀世賴也伏桌而臥。任正千、駱宏勛早已支撐不住,因有客在坐,不得不勉強勸飲,及見王、賀二人俱睡,也就由不得自己,將頭一低,盡皆睡著了。賀世賴耳邊聽得鼾聲如雷,又聽不見他二人說話,知是睡了。將頭一抬,看見任正千頭擱在桌邊睡著,駱宏勛背靠椅而臥。即站起身來,走出廳房,見門外站立著四個管家,伺候奉酒遞茶。賀世賴道:“你們這些癡子,還在這里站著做什么,放著那廂房里不去?趕早吃杯酒去。”管家道:“那廂房里款待王大爺跟來的人,吃酒的人多著呢。只恐大爺呼喚,不敢遠離。”賀世賴道:“癡子,你看主客俱醉,皆已睡著,大約三更天方得醒來。如此光景,有那個喚你們?只管放心去吃酒,有我在此。他們著睡醒了,我即來喚你們。”三四個家人聞得賀世賴如此說,滿心歡喜,說道:“多謝賀老爺!”一陣風的去了。賀世賴將管家支去,便悄悄徑直走進后邊,直到賀氏住房,竟無一人,心中歡喜。走進門來,見妹子一人,對燈而坐。賀世賴問道:“丫鬟們那里去了?”賀氏道:“你先叫我將他們打發開去,我今叫他們各自睡去了。”賀世賴道:“這好。”一溜煙走出來,看任、駱正在睡著,將王倫捏了一把。王倫抬頭一看,賀世賴將手一招,王倫跟著就走,往里邊行來。到了賀氏住房門首,賀世賴道:“大爺請進去,門下在二門等候,以速為妙,后會有期。”說罷,賀世賴出二門,廳后站立,以觀風聲。

且講王倫走進賀氏之房,賀氏站起身來,面帶笑容道:“請坐!”王倫在燈下觀見賀氏容貌,比桃花塢會見之時更俏十分,欲火那里按捺得住。雙手將賀氏抱起來,進得紅紗帳中,寬衣解帶,這且不言。

且說余謙自知王倫、賀世賴來任大爺家吃酒,自有任府家人伺候;他乃是駱府家人,客居于此,無他甚事,遂自往街市上游玩。那余謙雖系駱府家人,頗有英名,無人不交 接他,一見如故。此日,自往街上游玩,遂三三兩兩留他飲酒。擾過這一班才散,又有那一班,一直飲了一日,到更深天氣方才回來。東倒西歪,行到門首,任府門上人說道:“余大叔回來了!”余謙道聲:“有偏,得罪了!”看見門首兩乘轎子還在,問道:“酒席還未散么?”門上人回道:“還未散哩。”余謙走上客廳一看,任大爺、駱大爺俱在睡,看王倫、賀世賴又不在席上。余謙道:“是了,想必是王倫要大解,不知道茅廁,賀世賴領他去了。我莫管他閑事,且往后邊睡覺去。”下得廳房,高一腳低一腳,一直奔后邊來。行到二門,賀世賴遠遠望見余謙,連忙躲在一邊,讓他過去。事當湊巧,駱宏勛住的是任正千的后層房子,后邊去,必走任正千的住房而過。今日走到賀氏住房,正當二人云雨之時,不能自禁,呼吸之聲 聞于室外。余謙雖醉,心中明白,聞得此聲乃淫欲之聲 。抬頭一看,房內并無燈光,自說道:“我方才從廳上而來,看見大爺、任大爺盡在睡鄉,何人在內調戲?且住,任大爺尚未進房,并不該熄了燈火,其中必有原故。”自言自語,左思右想,想了一會,忽然想起賀世賴、王倫二人俱不在席上,說:“是了!王倫原是人面獸心,賀世賴乃見財如命,一定是王倫許他些財帛,賀世賴代妹牽馬,將二位爺灌醉,又將家人支開,他就引王倫進房,與他的妹子玩耍。不料我余謙進來,待我打開房門,進去捉奸。看這個匹夫逃往那里去!”又想道:“做事不可魯莽,進去有人是好,倘若無人,為禍非小!盡他怎么,非我駱家之事,管他作甚!”才往后走幾步,又停步想道:“任大爺與我大爺如同胞骨肉之交 ,且平昔待我實是有禮,一旦有事,置之不管,乃無情之人也。”抬頭一望,房內并無燈火。復思量一會:“待我回至客廳,將大爺、任大爺喚醒,叫他們自進房來,有人無人,不干我事。”舉步又往前走了幾步,又停住想道:“不妥,不妥,等我回到客廳,我素知任大爺睡覺如泥,及至叫醒他們,這奸夫淫婦好事已完,開門逃走。俗語說得好:‘撒手不為奸。’任大爺進來,見房內無人,道我余謙無故誣他妻子為非,我家大爺再責我酒后妄為,叫我有口難分。”仍返回到賀氏房門口站住。

且說王倫是個色中餓鬼,賀氏是個淫婦班頭,意憐情濃,不能自禁,忘其奸偷之為,不覺淫聲出于戶外。那賀世賴在二門,觀見余謙東倒西歪而來,將身躲在一邊,讓他過去,還當他吃醉了,往后邊睡去。不意他到了賀氏房門前站著,不解他是何意思。說道:“爹爹媽媽!但愿你這個時候且莫開門出來,撞著這太歲才好。”

且說余謙站在賀氏房門口想道:“我且在此等著他,看你奸夫往那里逃走?待任大爺酒醒,自然進來,好不妥當!”抬頭看見廊檐底下有張椅子,用手拿了放在賀氏房門外正中,自己坐下,遂大叫一聲:“我看你奸夫往那里走!”這一聲大叫,嚇得房內床 帳亂響,二門后“曖呀”一聲。正是:淫蕩子女驚碎膽,觀風男子暗落魂。畢竟不知房內因何亂響?二門后因何“曖呀”?且聽下回分解。

相關欄目:
  • 三俠五義
  • 興唐傳
  • 七劍十三俠
  • 綠牡丹
  • 永慶升平后傳
  • 說岳后傳
  • 小八義
  • 楊家將
  • 永樂劍俠
  • 雍正劍俠圖
  • 隋唐演義
  • 三俠劍
  • 小五義
  • 薛家將
  • 羅通掃北
  • 薛仁貴征東
  • 薛丁山征西
  • 兒女英雄傳
  • 三遂平妖傳
  • 奇人透码四码中特 福建快三交流群 彩票开奖辽宁十一选五 手机版捕鱼大师 陕西快乐10分钟任4 qq分分彩 山西11选5今天预测号 广东好彩1分布图 篮球场尺寸 经纬彩票首页 湖北快3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