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人透码四码中特|老奇人透码中特
登錄新用戶注冊
您所在的位置:古典文學 > 古典小說 > 古典武俠小說 > 七劍十三俠 >

第三十回 徐鳴皋焚燒淫窟 林蘭英父女團圓

    卻說徐鳴皋托住頂板,往下看時,下面透出亮光來,張見一個門戶,只見紅衣從里面跳將出來,心中大喜,便叫聲:“紅衣姐姐,小弟在此。”羅季芳聽得,便把禪床周圍的鐵柱毀斷,鳴皋便把頂板豁辣辣扯將下來,拋在旁邊,那床面便落到底下去了。原來這兩扇門與禪床通連的,非非僧每要到地穴中去,便坐在禪床上面,一手轉動機關,這床面往下沉落下去,這兩扇門便自開放。那上面的頂板落在禪床面上,依舊一只好好的禪床。頂板之上,也有席子鋪著,所以全看不出破綻。他要出來時,便坐床上,下面也有機關轉動,這床便自升將起來,那兩扇門也自關好,人便已到上面禪房之內。今日紅衣不知這個道理,硬開了門,所以有箭出來著了道兒,卻驚動了機關,那禪床便落下來,恰巧鳴皋著見。也是天數,不然雖是開門,仍難出來。鳴皋等再也尋不著地穴的門戶,除非把這寺院盡行拆毀,方能得見,其中豈非鬼使神差。當時紅衣見了鳴皋,只叫聲:“徐英雄,地穴盡皆破了,眾女人都在這里,我卻身受致命重傷,與公等來生再會的了!”說罷,把箭扯將出來,鮮血直冒。嗚呼!數千里跋涉,來到江南,成此一件大功,可憐死在此箭。

    鳴皋跳到下面,見紅衣已死,十分悲悼,不覺流下幾點英雄淚來。遂到里頭,喚此眾美娘,問;“內中可有林蘭英么?”蘭英聽得,便應聲而出,鳴皋將林達山夫妻記念的話頭說了,蘭英十分感激;拜叩了幾頭,便把紅衣下來如何,一層層破出,亦虧薛素貞指點,細細告訴了一遍。鳴皋便問眾美娘:“爾等共有幾人?”薛素貞道:“總共八十三人,幸得英雄相救,若能回轉家中,定當厚報!”鳴皋便叫:“羅大哥,你可尋一張梯子來,好讓他們上來。”季芳暗想道:“那里去尋梯子?”且得出來東張西望,看見左首一只斗母閣,便跑進把一張木扶梯硬板下來,拖到里面。大喊:“老二,梯子來了。”就照準禪床的孔內直豎下去,鳴皋倒唬了一跳。說也真巧,這扶梯不長不短,不闊不狹,配在這里,恰巧正好。鳴皋便叫眾美娘陸續上去。

    季芳看見眾女子魚貫直上,連絡不斷,禪房內擠不下,都到方丈里去,便大笑起來道:“這和尚卻有這許多老婆,怎的應酬得及?”眾女人聽了,面上都紅了。鳴皋下面聽得,罵道:“匹夫,休得啰唣!快取個火來。”季芳便到方丈里琉璃燈內,把掛的單條在油內醮著,點得旺亮,趕到地穴中來。鳴皋便與他兩人就在里面聚美堂起,把火點著,一重重都放起火來,連眾美娘的房頭總共點著。其中只可惜許多東西,盡皆付之一炬。

    二人過一殿燒一殿,直到外面,把紅衣娘尸首抬了上來,便把扶梯推了下去,將床頂板蓋好了禪床,由他下面去燒。恰巧眾兄弟把和尚殺得十去七八,逃的逃,死的死了,寺內并無一個光頭。眾英雄都到方丈里來,云陽生亦到,見紅衣身死,大家悲傷不已。云陽生道:“且慢,你們休學那兒女態,可知官兵便要到,你們可曉是那個知客僧,早已逃得出去,豈不往鎮江府里擊鼓?為今之計,快些叫眾美人各自回家,這寺內寄的上好棺木也不少,拿一具來安殮了何家妹妹,我便帶了他回轉長安而去,你們也好就此走了。”鳴皋道:“紅衣為我而死,我當親自送到長安,豈可有累老師。”云陽生道:“你又來了。你若空身,盡可去得。著帶了棺木,倘有人查問起來,你還是讓他們捉住,還是撇了棺材而去?”鳴皋道:“萬一有人看破,我情愿一死。”云陽生把手搖著道:“此話休題,此所謂輕如鴻毛,大丈夫一死當如泰山。徐兄究竟未能免俗。”鳴皋被他說得無言可答,反覺慚愧起來,便道:“敬遵師命。”云陽生便叫王能、李武,揀好取了一具上等桫枋,把紅衣安殮。就命他二人扛著來到江邊,叫了一號舟船,安放船上。便與眾人作別,下了舟船,自回長安而去。丟過不題。

    再說徐鳴皋吩咐眾美娘,各自回家而去,“若是遠的,只到外面去等候官府到來,自有章程送你回去。”眾美娘千多萬謝,向眾人叩頭拜謝了。眾英雄單單帶了林蘭英,在山下雇了一乘小轎,吩咐抬到北門外張善仁旅店。轎夫答應,抬了蘭英去了。眾弟兄也自動身,回到寓處。我且慢表。

    卻說這知客僧至剛,見云陽生鼻中沖出白光來,非非僧頭已落地,他便知道今日寺院難保,我們都是刀頭之鬼。他就在這個機會,一溜煙逃出山門,走到鎮江府報信。只說:“畫影圖形拿捉不到的羅德、徐鶴這一班兇身,屢次到寺中尋鬧。今日不知那里去聘請了白蓮教余黨妖人,一同到來,白晝行兇,殺死僧人無數。方丈大和尚被妖人所殺,如今十分危急,求大老爺作速會同官軍,前去救護僧人,捉拿兇手。我便要下姑蘇報與王爺知曉。”那知到了蘇城,那寧王恰巧三日前返駕江西,造離宮去了。至剛回轉鎮江,知金山寺已破,地穴盡皆燒毀,兇手在逃之事,送一路上江西,報與寧王知曉。

    這里鎮江府莫太守,卻是俞謙的門生。當日慢吞吞移文總鎮衙門,調起五營四哨,來到金山,天色已晚。只見寺前無數美娘,到里邊看時滿寺的死和尚,并無一個活人。只得出未,帶了這班女人,回轉衙門。審明居處,行文各處,著家人來領。一面吩咐把寺院打掃,死和尚俱依佛法,一概火葬了結。一面備了文書,把以上之事,申明撫院;一面著追究兇身,卻不過敷衍而已,并不十分緊急。那金山寺后來有個戒行僧智能和尚來住持了寺院,重新改造,從此變為清靜道場。直到如今,代出高僧,為天下聞名的座香門頭,此是后話。

    再說徐鳴皋同了眾弟兄,回轉張家店中,林老丈過來拜謝了救命之恩。鳴皋題起紅衣娘中箭身亡,大家嗟嘆了一回。到了來日,一枝梅要告別眾人,到北京訪友,叮囑鳴皋不宜在此居住,作速往別處而去。鳴皋等再四挽留不住,只得治酒餞行,灑淚而別。一枝梅去后,眾弟兄也即動身,辭了張善仁,一路由南京入安徽而去。

    路上無話,總不過渴飲饑餐,朝行夜宿,到了一處好山好水,便留戀不去。住只十日半月;或熱鬧所在,耽擱一月兩月,皆不一定,只以鋤惡扶良為念。所以行了半載,尚在寧國府地方。

    其時正值七月天氣,甚是晚熱。那一日來到太平縣城。這太平縣知縣姓房,名明圖,是個無賴出身,與太監劉瑾貧賤之交。那劉瑾本姓孫,也是個無賴賭棍,故此認識。后來劉瑾輸得走頭無路,自己悔恨起來,把雞巴割去,卻不曾送命,投奔劉太監名下,遂冒姓了劉。這劉瑾心情狡猾,善于諂佞,武宗寵任了他,他便弄權起來。寧王宸濠知他有權,遂與之交結。那明圖走此門路,做了一個太平縣知縣。豈知不到一年,劉瑾事敗碟死。只因有個忠心太監叫做張永,皇上也信任他的,命他征討叛逆。得勝班師,遂與御史楊一清設計,密奏武宗,說劉瑾通同反叛。皇上準奏,奉旨抄家,金銀珠寶,富并王侯,家中私藏鐵甲五千副,刀槍火器不計其數,還有八爪金龍蟒袍。武宗大怒,遂命分裂其身。其實與宸濠私通,卻是有的,所以明圖沒了靠山,心中大懼。此時宸濠反蹤尚未明露,送走寧王門路。乃得保住前程。當時接到寧王密旨,囑他查拿殺死替僧、毀滅敕賜叢林一班大盜徐鳴皋等八人,還有不識姓名一人,皆有圖畫年貌。房知縣一心要奉承寧王,派出通班馬快、心腹家人,不惜重金,購取眼線,在各門各處要隘地方,嚴查細察,倘有到來,務在必獲。恰巧鳴皋等弟兄到此,幾乎沒了性命。要知后事如何,且聽下回分解。
相關欄目:
  • 三俠五義
  • 興唐傳
  • 七劍十三俠
  • 綠牡丹
  • 永慶升平后傳
  • 說岳后傳
  • 小八義
  • 楊家將
  • 永樂劍俠
  • 雍正劍俠圖
  • 隋唐演義
  • 三俠劍
  • 小五義
  • 薛家將
  • 羅通掃北
  • 薛仁貴征東
  • 薛丁山征西
  • 兒女英雄傳
  • 三遂平妖傳
  • 奇人透码四码中特 6肖中特期期中 五子棋在线玩免费 微信卖性保健品赚钱吗 辽宁35选7和东方61 体彩排列五开奖结果 福建时时彩号码表 快乐十分什么时候开始 股票行情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足彩半全场什么意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