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人透码四码中特|老奇人透码中特
登錄新用戶注冊
您所在的位置:古典文學 > 古典小說 > 古典武俠小說 > 七劍十三俠 >

第一百七十一回 用奇謀官軍縱火 施奮勇賊將亡身

    話說鄴天慶急急由西山奔回樵舍,已見岸上那二十四座營盤,被燒得火焰騰空,不可向邇,只得去尋找宸濠,以便逃遁。
    話分兩頭。且說徐鳴皋自二十五日間與宸濠水師略戰了一會,便自收兵。王元帥到了初更時分,又分別渡軍過湖,仍以徐鳴皋、卜大武、徐慶、包行恭、狄洪道等人督隊前往。到了三更以后,將近四更已到,對岸徐慶、包行恭二人即分兵一半,去燒岸上的賊寨。徐鳴皋、卜大武、狄洪道三人,仍督著水師快船由下游上駛。
    再說伍定謀由西山燒糧之后,隨即駕舟潛渡上游,繞至方陣之后,卻好黎明,又值西北風大作,即將四十艘上裝魚油、束草,上加硫磺、焰硝的快船一字排開,引著火,一齊由方陣背后乘風而下,直撞入方陣之內。登時賊軍水寨方陣全行燒著,一霎時火趁風威,風助火勢,紅光照水,煙焰障天。宸濠的船只又被鐵鎖鎖住,不能拆開,無處逃避。宸濠正在著急,急望岸上的兵駕船來救。回頭一看,遙見岸上的營寨也是一派通紅,漫天徹地,盡被燒著。宸濠欲逃上岸,卻又被水阻住,不能跳下。此時雷大春已由前隊斬斷一只小船,飛劃而來,高聲叫道:“千歲勿驚,雷大春在此。千歲速速下船上岸。”宸濠見雷大春來救,方才心定,當即逃下小船。雷大春催督水手盡力飛劃。
    走尚未遠,忽見下游迎面撞近一只船來,船頭上站著一人,手執大刀,大聲喊道:“逆賊休走,大將徐鳴皋在此!”宸濠一見,心膽俱裂,連忙躲進艙中。雷大春也喝道:“來將休得猖狂,看箭!”說著拈弓搭箭,一箭射去,正中徐鳴皋盔纓。本來這一箭系認定徐鳴來咽喉而來,不意被風一吹,翻揚上去,卻好將盔纓射落。徐鳴皋這一吃驚。恐怕他又有第二枝箭來,不敢疏忽,便去留神防敵人再有箭射到。有這一息功夫,雷大春即將船舵一轉,那船便走開去,又值風大水急,直望下游溜去。
    徐鳴皋正待追下,已是不及,只得望上溜竭力飛劃。再一看時,見上游的方陣已燒得烈焰飛騰,不可向邇,那一片號哭之聲,震天動地。徐鳴皋心中一想:“賊寨水師業已燒完,我何必勢往上流?而且宸濠已往下潛逃走,他必然上岸躲,我何不也追上岸?”因即將船攏了岸,舍舟登陸,又去追尋宸濠,卻好遇見一枝梅由賊隊旱寨后面殺到。徐鳴皋一見,大喊道:“慕容賢弟,可看見宸濠?”一枝梅聞有人叫他名字,再看看是徐鳴皋,因也答道:“大哥來得卻好,宸濠卻未瞧見,我們可會合一處,去殺他的大隊人馬罷。”徐鳴皋道:“徒殺眾軍,終無濟事,自古道‘擒賊必擒王’,只要將賊首擒住,就可解散了。”一枝梅道:“既如此,我便與你尋找逆賊,這里好在有李武等在此。”徐鳴皋道:“徐慶、包行恭也過來了,況且賊寨也燒著,賊軍已亂,放著他五六人在此,也夠抵敵的了。”說著便與一枝梅二人撇了長兵,拔出利刃,仍拿出飛檐走壁的武藝,直望下游一帶趕去。
    順著岸尋了好一會,只是尋不著。卻好遇見周湘帆才由水路趕到,率兵登岸。一枝梅一見,大叫道:“周賢弟,你來遲了。水陸二寨全破了。”周湘帆道:“非是小弟故來遲,適因風頭不順所致。既已水陸二寨俱破,逆賊曾捉住么?”一枝梅道:“便是愚兄與徐大哥去追尋逆賊。”周湘帆道:“你二位曾見這賊往何處而去?”徐鳴皋便道:“愚兄見他乘著一只小船往下游去了。”周湘帆道:“小弟方才來時,見有一只小船拽著風帆,快似箭發,走到夾湖口,已進了港門,不知可是宸濠的生船?”徐鳴皋道:“這船是何式樣?”周湘帆道:“是一只矮篷的飛劃。”徐鳴皋道:“一些不錯了。賢弟既見他進了港口,我們就向那里尋去罷。”說著,即帶了周湘帆所部的兵卒,如旋風般直望夾湖一帶去尋。這且慢表。
    再說伍定謀帶著四十艘火船,將賊寨水軍的方陣燒著,正在逢人便殺,忽見雷大春將宸濠救出水寨,即趕緊分撥王能、徐壽追趕下來,那知被煙焰迷住船路,已經追趕不著。只得將船攏岸,登岸去擒,卻撞著鄴天慶由西山聞警趕回。一見面,更不打話,徐壽、王能即與鄴天慶大殺起來。鄴天慶也是尋找哀壕心急,無心戀戰,且戰且走,徐壽、王能那里肯舍,緊緊相追。
    正殺之間,忽見一技兵從對面殺到,軍中齊聲高叫:“莫要放走了逆賊呀!”徐壽、王能聽得清爽,知是自家兵馬,更加抖擻精神。原來是徐慶、包行恭二人,帶領所部人馬殺到。徐壽、王能一見,也即喊道:“徐大哥、包賢弟,我們便一塊兒殺呀!”一聲未畢,只見徐慶手一招,那所部的兵馬一齊圍裹上來,將鄴天慶困在中間,如鐵桶相似。鄴天慶此時已把個“死”字放在度外,只是奮力廝殺,左沖右突。但見他一技方大畫戟,猶如怒龍攪海一般,上下、前后、左右飛舞亂挑。徐慶、包行恭、王能也是奮勇相斗,不讓分毫,只殺得血濺半空,沙塵撲地。鄴大慶雖然勇猛,究竟寡不敵眾,漸漸的抵敵不住。只聽他一聲大喝,那畫戟一擺,即刻殺了一路血槽,把馬一夾,只望東南上落荒而走。徐慶等四人那里肯舍,又復緊緊追來。鄴天慶在前,徐慶等四人在后。鄴天慶被趕得急迫,隨即拈弓搭箭,等徐慶等趕得切近,即認定徐慶,“颼”的一聲放了一箭。徐慶等只顧貪著前去追趕,卻不提防他有箭射到,卻好肩窩上中了一箭:徐慶不敢追趕,只得停住了腳步。包行恭等三人見徐慶停步不發,知道是因中箭,大家也就停了腳步,讓鄴天慶敗逃而去。
    那知鄴天慶在馬上直望東南逃去,去尋宸壕,正走之間,忽見斜刺里飛出三四個人來,一隊步兵,攔住去路。鄴大慶一見,不是別人,正是徐鳴皋、一技梅、周湘帆等三人,去尋定壕不著,復趕回來,正遇鄴天慶。更不打話,各人掄起兵器便殺上來。鄴大慶此時已是殺得精疲力盡,又遇這三個生力軍,可是萬萬抵敵不住;又因攔住去路,不能前進,也只好勉力廝殺。三個步下,一個馬上:徐鳴皋等三人只顧躥上躥下,跳前跳后,團團的只望鄴天慶致命上亂砍亂刺;鄴天慶也就遮攔隔架,閃躲跳躍,顧前顧后,護人護馬,極盡所長。那里曉得人雖勇猛,馬力不如,忽見那馬失了前蹄,跪了下去。鄴天慶說聲:“不好!”也就望前一傾,算是從馬頭上翻了一個斤斗,栽倒在地。此時一技梅、徐鳴皋、周湘帆三人那敢怠緩,立刻飛跳上前,舉起刀來一陣亂砍,鄴天慶早已動彈不得。徐鳴皋便即上前割了首級。大家說道:“這個匹夫,今日將他殺死,即使宸壕不及捉住,他也無所恃了!”大家大喜,也就帶了首級,回轉而去。
    此時天已有已末午初的時分,日至樵舍,見水陸兩寨火已熄滅,但是一派灰塵并一陣陣的臭味,大家見著,也覺傷心慘目。即此一把火,將宸濠所有的兵將殺的殺、燒的燒,都已死亡殆盡,不過逃走了有二三千小卒,各處分散而去。李自然亦死在火窟之中。只有雷大春與宸濠,不知去向。
    此時伍定謀已由湖內登岸,大家會合一處,卻是伍定謀、徐鳴皋、徐慶、一枝梅、羅季芳、狄洪道、周湘帆、包行恭、楊小舫、王能、李武、卜大武、徐壽共計十三位,只少了一個焦大鵬,一個伍天熊。焦大鵬現在沿途保駕;伍天熊未曾渡湖,在大營內與王元帥守營。這十三位聚在一起,大家說道。“雖只逃走宸濠、雷大春二人,有此大獲全勝,也不患宸濠再起勢了。”伍定謀道:“某料宸濠必逃走不遠,那幾位將軍愿去分頭尋覓?”當下徐鳴皋、一枝梅、徐慶、周湘帆四人應聲而道:“某等愿往。”伍定謀道:“既是四位將軍愿去,可即分頭各守要隘,明查暗訪。我等先報與王元帥知道,請他放心。即請他仍駐扎南昌候駕,我等暫行屯兵于此,以為犄角之勢。或俟圣駕到后,或俟宸濠就擒;再行合兵一處。”說罷,徐鳴皋等四人也就離了樵合,往各處分尋宸濠、雷大春去了。畢竟宸濠何日就擒,且聽下回分解。
相關欄目:
  • 三俠五義
  • 興唐傳
  • 七劍十三俠
  • 綠牡丹
  • 永慶升平后傳
  • 說岳后傳
  • 小八義
  • 楊家將
  • 永樂劍俠
  • 雍正劍俠圖
  • 隋唐演義
  • 三俠劍
  • 小五義
  • 薛家將
  • 羅通掃北
  • 薛仁貴征東
  • 薛丁山征西
  • 兒女英雄傳
  • 三遂平妖傳
  • 奇人透码四码中特 江西快三开奖直播 安徽快三时时彩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开奖走势图 快乐扑克选四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宝宝计划 河北快3和值走势图表 如何投注足球比赛 德甲积分表 麻将下分 网上可以玩钱的棋牌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