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人透码四码中特|老奇人透码中特
登錄新用戶注冊
您所在的位置:古典文學 > 古典小說 > 古典武俠小說 > 七劍十三俠 >

第一百七十八回 朱宸淳割舌敲牙 明武宗散財發粟

    話說焦大鵬、徐壽、伍天熊、王能四人在洪廣武家,將宸濠、雷大春二人捉住,等到天明,又將洪廣武一齊帶了,押往南昌府而來。不一日,到了南昌,由伍天熊先行到王元帥那里報知。王元帥聞報,即命將宸濠、雷大春二人先行寄監,一面去行宮奏報。當下武宗聽說逆王與賊將均己就獲,龍顏大悅,即傳旨命王守仁于次日親自率同將士,將宸濠押赴便殿;聽候親審。
    王守仁遵旨出來,到了衙門,便將洪廣武傳進,先問他一番。王元帥見洪廣武生得一表非俗,心中甚為喜悅,因問他道:“你是祖居德興縣小安山么?”洪廣武道:“小人祖居德興縣。”王守仁道:“寧王與賊將雷大春逃遁爾處,爾能不避親誼,心向朝廷,實可嘉之至。本帥明日當面奏圣上,賞你個一官半爵,以酬其勞。”洪廣武道:“小人毫無德能,何敢妄邀上賞!至于好王、賊將,因小人延留因而就獲,這不過是遵那‘叛臣賊子,人人可誅’之義,亦臣下所應為之事。何敢以此等細故,上思朝廷恩澤?而況借此博取功名,亦復心有不忍。請元帥原諒,非小人故為矯情,實不敢受朝廷雨露之恩,而甘愿為朝廷一個安分的愚民罷了。”王元帥道:“本帥觀爾一表非俗,可為朝廷棟梁之臣。本帥不忍見賢故遺,有負國家尊賢之意。本帥明日定代面奏,且看圣意如何便了。”洪廣武此時也不便再說,只得唯唯退下。
    到了次日天明,王守仁仍即上朝。武宗升殿之后,各大臣朝參已畢,王守仁便跪奏道:“寧王得以就獲,皆民人洪廣武之力。臣昨日細察洪廣武一表非俗,而且武藝精通,堪為國家棟梁之選,擬請皇恩加獎,以示鼓舞,尚乞圣裁。”武宗道:“據卿所奏的洪廣武,朕隨后再有旨嘉獎便了。午朝后,卿即押解宸濠在便殿,候朕欽審。”王守仁遵旨,武宗退朝,各官皆散。
    到了午后,即由王守仁將宸壕換上刑具,帶入行宮。宸濠進了自己的府第,也不免多所感嘆,悔也無及,只得在官外候旨。不一刻,值殿官傳出旨來,命帶寧王聽審,王守仁那敢怠慢,即將寧王帶赴便殿。王守仁先又向武宗三呼畢,然后跪下奏道:“寧王叛臣,業已帶到,請旨示下。”武宗便命帶上。王守仁退下金階,將寧王帶上便殿。
    寧王在階下跪倒,也不稱臣,也不三呼,只有低頭不語。武宗怒問道:“爾受祖宗恩澤、朕又廣加恩賜,復爾父的護衛,爾就應該力圖報效,以固朕之疆宇,才是人臣之分。爾乃不思報效,反要叛背朝廷,蹂躪生靈百姓。及至王師所指,你尚敢聽信妖道邪術,抗拒天兵,奪取城池,劫掠錢糧國課,爾以為有那一班狐群狗黨助爾為虐,爾就可以從此得志,縱橫衰區,奪取朕之寶位。此等罪惡滔天,不但朕有所不容,即薄海臣民,亦皆切齒痛恨。今你既被獲,你尚有何說,你可實實招來。”只見宸濠亦怒口而視道:“昏王!你今雖將我擒住,這也是我誤中詭計,為我的臣子所誤。雖然如此,我看你亦不久于人世的。你但知朝歡暮樂,寵嬖閹官;巡幸不時,政事不理。可知變起宮墻,禍生時腋?你今日在此,尚不知你回京的時節還有命無命!昏王!昏王!我死不足借,如你這般昏聵,恐將來尚不能如我這樣收拾結果呢!我只恨王守仁這匹夫,與孤作對。孤又恨不能于半途將你刺死,不然你何能到此,任你作福作威么!我死之后,陰魂也不容你安富尊榮,總要將今日的仇報復過了,孤方才瞑目。”
    武宗被他這一番大罵,天顏不禁,即命左右先將他的舌頭割斷,牙齒敲下,隨后再將他凌遲處死。話猶未畢,早已走過幾個力士,即將宸濠翻轉身軀,一個按著頭,把他仰面朝天;一人將他兩只膀臂拘定;又一個人將他的嘴撬開來,拿了一把小尖刀,將他舌頭擒住,用刀一割,割了半截;復又取過一個小鐵錘,一把小鐵鏨,就在滿嘴里將上下牙齒一陣亂敲,早見那滿口的齒牙敲落下來。宸濠至此才算不罵,武宗怒猶未息,即命王守仁率同各將,先將宸濠押赴市曹,凌遲處死。王守仁遵旨,即刻將宸濠押出衙門,一面綁縛起來,一面傳齊眾將士押赴市曹。遵旨凌遲處死后,王守仁便去覆命。
    當下武宗又傳出旨來,著令王守仁將宜春王拱樤及雷大春二人照例正法外,所有其余三百余口,上自王妃、下自宮女等,著令訊明,分別照例懲辦。其實在無辜并未附和者,一概豁免。婁妃著加恩免死。王守仁奉到這道諭旨,也就遵旨先將那宜春王、雷大春二人正法,其余訊得實在附從者,得四十二人,亦即分別照例處死,其余悉予豁免。覆命之后,武宗又命將婁妃好生看待,俟班師時一同帶回京師,再行安置。
    過了兩日,武宗忽然想起,南昌各屬在先既遭宸濠苛刻,在后又遇兵災,因此失產拋田,夫離妻散,老弱轉乎溝壑,壯夫逃散四方,蕩產傾家,不可勝數。念彼小民,何堪遇此奇難,因思賑濟窮黎,惠及民庶。這日早朝與王守仁說:“朕憨南昌所屬各州縣,自從宸濠起意后,兵戎疊見,民不聊生,朕心甚憫之。卿有何良策賑濟窮民,可即奏來,以便朕酌察施行。”王守仁便跪下奏道:“現在圣恩顧惜窮黎,臣甚為斯民感戴。惟兵荒之后,國帑空虛,何有款項施惠窮黎?惟有一法:寧王府內所有查抄的各物,為數甚巨。陛下若欲施惠窮黎,將此項貪婪之物分散百姓,所謂茍斂十民者,仍還至十民間,則百姓不但感戴圣德,而且亦可藉此聊生;再將倉儲發給,百姓更加感戴。惟陛下察之。”武宗見奏,當下說道:“卿所見甚合朕意。卿可一面張掛榜文,曉諭百姓,悉令于五日后親赴南昌府,按名給發;一面將查抄各物,開單呈覽。”王守仁又奏道:“臣意以為:先派妥當員弁,先就閤城百姓查明戶口,按戶施發,以冀均平,毫無偏重。外府州縣,可即著本地方官,克日清查,造冊呈送;再由臣著派委員,分別前往,督同該府州縣,按戶給發。在官既無中飽之弊,在百姓亦可實惠均沾,不知圣意以為然否?”武宗大喜道:“據卿所奏,實屬井井有條,即著卿火速照此辦法,使黎民均沾實惠。一經厘定,便即發給,朕好班師。”
    王守仁遵旨退下,也回到南昌府,即命伍定謀帶同焦大鵬、伍天熊等人,分別在本城城鄉內外挨戶確查。又即發了文書差往九江、南康、安慶等府,飭令該管知府克日確查;一面將寧王離宮內所有查抄封固各物逐件開單,并將倉儲糧米查明實數,奏報上去。
    不一日,伍定謀已將南昌一府所有災黎查明清楚,分別輕重,極貧、次貧兩等,造具清冊,先行呈送王守仁閱看,復由王守仁進呈御覽。武宗覽后,即照災民冊上所著的戶口,仍舊令王守仁將離宮內所抄各物發出一半,并倉儲糧米也發一半,以便按戶施發。王守仁遵旨后,即寫了數十張榜文,曉諭百姓,限期聽候給發。這榜文一出,那城鄉內外的百姓,真個歡聲雷動,只待給發,共沾圣澤。卻好外省各府亦將清冊造送前來,王守仁復又奏明武宗,通盤核算,按戶均分,將所有金銀寶器、倉儲糧米一齊發出,分飭員弁施發。那些百姓前來領賑的,扶老攜幼,個個歡聲雷動,感頌圣明。足足施放了十日,才算將南昌一府給發清楚。又過了有十日光景,方據分委九江、南康、安慶三府的委員來呈報,一律竣事。
    王守仁又去覆奏。當下武宗覽奏已畢,即命伍定謀仍回吉安府署,并著賞給爵職,伍定謀奉到諭旨,便即進朝謝恩。武宗又嘉獎兩句,伍定謀即便仍回吉安去了。這里武宗就預備擇日班師,畢竟圣駕何日回京,且聽下回分解。
相關欄目:
  • 三俠五義
  • 興唐傳
  • 七劍十三俠
  • 綠牡丹
  • 永慶升平后傳
  • 說岳后傳
  • 小八義
  • 楊家將
  • 永樂劍俠
  • 雍正劍俠圖
  • 隋唐演義
  • 三俠劍
  • 小五義
  • 薛家將
  • 羅通掃北
  • 薛仁貴征東
  • 薛丁山征西
  • 兒女英雄傳
  • 三遂平妖傳
  • 奇人透码四码中特 天津快乐10分玩法介绍 云南快乐十分投注平台 广西快乐十分公开开奖 广西十一选五彩票 篮彩推荐分析 大众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二分彩开奖 福彩3d跨度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江西时时彩二千万 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遗漏